古树名木修剪的理念与实践

古树名木是否需要修剪,是一个有争议的技术措施。不主张修剪者认为古树是活着的文物,长成什么姿态是大自然塑造的,古树对大然的变化有其自身的修复能力。甚至有的认为古树是神木,动不得,即使死了也不能动。然而在保护古树名木的事件中发现,为了安全和凸现古树特有的风姿,延长古树的寿命,很多时候必须对古树进行修剪。
古树名木修剪的目的与果树修剪的目的不同。果树的整形修剪主要是为了获得高质量、高产量的果品,整形是为了使果树提前进入结果期和延长果树的最佳挂果期。而古树名木的修剪主要是为了提高它的抗逆性,延长古树的寿命和凸显古树名木的美好形象,为景区增添佳景,所以古树名木的修剪说的贴切一点应该是古树的形象管理。由于修剪的目的不同,而修剪方法也有很大的差异。
古树修剪是一项比较复杂的技术措施,应具备一定的树木学,植物生理、生态学,生物美学方面做指导,方能达到修剪的预期目的。
一、古树修剪原则
在古树修剪操作的过程中,大体应遵循四个原则,一是利于古树的生长,二是利于展现古树的历史价值和风姿,三是利于公共安全和树体的稳固,四是利于病虫害的防治。下面结合本人在实践中的体会,逐条做一些解释。
1、有利于古树生长的修剪措施
疏除过密蘖枝、丛状枝,活枝群中的枯枝,给正常生长的枝让出生长空间。在实践中发现小枯枝在大风的作用下大量磨损附近枯枝的皮层,造成普遍的伤害,不可因枯枝小而不为。对个别孤赏树,周边数百米范围内又没有大树的古树,在不影响观赏的前提下,修剪时于适当位置保留一些大的枯枝、干杈也是必要的,主要是为了给鸟类筑巢和留出一定的活动空间,避免伤害活枝。例对复壮嵩山永泰寺古毛白杨,初祖庵的六祖手植柏等的处理,我就有意识的保留了一些干枯的大枝,有效地避免了乌鸦等大型鸟类对新枝的伤害。
休整雪压、风折等劈裂的残茬,清理树体上无观赏价值的寄生物、腐生物、植物,如苔藓、薛荔、卫矛、藤萝、凌霄等,由于绞杀树干,影响古树树叶流动,妨碍古树的生长。
摘除古树的嫩果,或疏掉部分花蕾,可以减少古树名木的养分消耗。例如在抢救北京潭柘市古二乔玉兰时,就疏掉了三分之一前一年形成的花蕾,保证了桥接的成功。在复壮黄山迎客松、嵩山嵩阳书院“将军柏”等名木时,都摘掉了大量嫩果。
对一些古树基部衰弱的丛状枝,进行适当的清理可以减少树体的负担和养分的消耗,有利于古树向高处空间扩展树冠。目前许多公园、风景区的大树有的忽略了清理内膛的弱枝密枝,影响了大树成材。
2、利于凸现古树名木的风姿
这是在古树名木修剪过程中,始终要想到的问题。有些古树名木的枯枝被大自然塑造成特殊的形象,而且有的历经数千年不腐朽(我把它成为舍利枝),主要是因为木质表层形成一层保护膜,如嵩阳书院的“二将军柏”上的观音持灵芝的形象枝,泰山岱庙的问天柏,北京北海公园静心斋古楸的佛首等名木的古枝,不仅不能去掉,在古树整形的过程中,都应进行修复和防腐的处理,永远保留。有些名木上的古枝,虽然容易腐朽,也应该用金属构件加固和防腐处理,以体现它古老历史和历经沧桑的年痕。如黄山“迎客松”的倒二枝,虽然枯死数十年,至今在人工处理下而得以保留。
有些名木,被伟人命名,为了凸显其形象,可以经过仔细观察,审慎考虑,删去某一活枝,不仅形象美,还可以大大增加树体的稳固度。如在复壮北京宋庆龄故居“凤凰槐”时,就去掉西侧下部一个扰乱树 形的大枝,调整了树的整体偏冠,又增加了凤凰回首的形象美。
有些不同的古树会生长在一起或生长的很近,利用修剪技术,可以适当调整它们的生长关系,整体协调不同古树的健康生长。我在做北京中山公园南壇门外名木“槐柏合抱”的树体修补时,就应用修剪技术,抑槐促柏,有效地促进柏槐的协调生长。实践中发现,没有及时修剪的合生古树,往往一生一死,失去了观赏价值。
在修剪时,还应注意适时调整树冠局部的枝叶密度,恢复原有的风姿。此项技术适用于对受灾后树冠不整偏冠的古树。主要是根据某树种的发芽率、成枝率的生物学特征,采用修剪的方法,刺激局部枝条较快生长,填充树冠的空位。具体做法是:于良好的生长空间,选择壮枝进行短截,抑前促后,注意留有不同方向的壮芽,促发新芽,经数年的定向培养即可达到预想的目的。如北京北海公园画舫斋内的唐槐,景山公园的罗汉柏处理后树势都得到一定恢复。
3、利于古树树体的稳固
对枫杨、杨柳、悬铃木、七叶树、枫香等一些生长快的古树,由于体量过大,有些树干已形成伤疤、孔洞,木质的吸收力下降,或因树体偏冠,主枝平伸过长,树易折枝或倒伏,在有人密集地区或距古建筑物较近,易造成对人和建筑的伤害。可以考虑抹去部分活枝,清理枯枝、枯针以减轻树体枝杈的负担。统称给古树“瘦身”。
在西欧一些国家考虑公共安全,给大树、古树抹头是经常见到的技术措施。日本是岛国,风大,近年来也学西方给古树抹头,以防倒伏和伤人,为此还常常伐除一些保护难度较大的古树,这大概与一个国家的文化差异有关。我们可借鉴不可搬用。必要时可去掉古树上的攀缘植物,减轻树体的负担。如果攀缘植物与树体形成景观,则应用修剪技术调整其生长关系,力求达到双赢。
4、有利于病害虫害的防治
古树因年代久远,树体庞大,结构复杂,其病虫害往往世代交替,种类繁多,很难采用某一种办法进行有效的防治,可以通过修剪的方法作为辅助防治的途径。如修剪无观赏价值的枯枝、半枯枝,妨碍生长的徒长枝,根蘖及带病的枝条,作无公害化处理。
复壮时,顺便去除树体上的苔藓、地衣、腐烂的树皮,及没有观赏价值的腐生物、虫囊等,通过清理进行消毒杀菌、杀虫处理后,可明显消除一部分的病虫害。
要提到的是,对于修剪下来的树叶,应经过碎化、杀虫处理,做地表覆盖物或制成有机肥料,以保证植物的枝叶能够有机的融入植物群落的碳循环,彻底改变以往直接焚烧的陋习。
二、古树修剪时间
对古树,一般在复壮、加固的同时对树体枝杈进行调整,去除的活枝量除特殊情况外,一般不大。操作者首先应对古树树种的物候期和生物学特性有所了解,如榆树类、国槐类、核桃、杨柳类等,应在树体内液压最低的时期进行修剪。在北京一般于暮秋或早春树液流动前进行。松、柏、白皮松、罗汉松、高山柏、铁松等,可在一年中任何时间修剪。遇树枝被雪压风吹折断及移栽等特殊情况,可随时进行修整,以促发新枝或利于伤口的愈合。对当年生枝上开花的古树如桂花、梅花、玉兰、木莲等不宜在冬春缩剪,一般应在花落后进行。
三、古树修剪的方法
对古树的修剪,必须由技术人员制定修剪方案,并由专家及有关领导审批后实施。名木的修剪方案,请古树专家组反复做现场论证,达成共识并书面报请上级主管领导核准签字方可付诸实施。修剪前可由技术人员在锯口处用笔做出标记,并向工人交代修剪技术和操作程序后再行施工。
一般先锯除大枝,再按从树上到树下,从冠外到冠内的顺序进行,这样可避免损伤活枝。在截除大枝时,应注意在预定截口位置以外30-40cm的分枝位置将锯从下向上,将枝锯断,这样可以避免劈裂、撕皮和抽心。然后用同样的方法在预订处将残桩锯平。预定截口对阔叶树应设在靠近主干和主枝树液流动活跃树皮隆起的分枝处,距主干过近或衣架式修剪都是错误的。对松柏类常绿树,因伤口愈合慢,可分两步进行。第一步可在主干上留5~10cm的残桩,过两到三年残桩枯死,再从活皮层边缘锯除木桩,然后用木凿子将死的心木表面凿成低于锯口周边活皮层,同时做防腐处理涂抹生物愈伤剂,以利伤口的愈合。
在锯除粗大的枯桩时,亦应在活组织的外侧锯断,再按常绿树枯桩的方法处理。在实践中,曾对榆树、古柳树截口做过不同切口方法的试验。切成倒梯字形,比垂直或正梯字形切口愈合快。截口直径大于5cm的,应先将锯口的上下延伸削成椭圆形,切面要求平整光滑有利于愈合。
在古建筑物附近截除大枝,应先用较粗的绳子将被截枝吊在高处的其他枝或支撑物上,同时在被截枝上系一根较细的辅绳,此绳主要用来控制枝落的方向,以免损伤附近的建筑和树上的枝叶。
四、古树伤口的处理
对国槐、榆树、七叶树、皂角、樟树、杨柳等细叶树,如果春季树液流动前修剪,直径小于5cm的伤口,涂抹生长愈伤剂,一般2~3天即可愈合。大于5cm的伤口,削平修整后,涂抹生长愈伤剂,过两小时后再用古树封缝专用胶密封,防止细菌和真菌侵入伤口。以往使用的油漆类涂抹伤口不利于伤口的愈合。
对名贵的古树修剪,都应对刀、锯和剪口的皮层用5%的硫酸铜液进行消毒处理。对市场上出售的愈伤剂,稳妥起见最好通过试用确实安全有效方可使用。
五、必要的安全措施
为确保人员安全,在操作过程中应严格遵守各项安全规定。梯子要牢固适用,立的要稳,单面梯要与树干捆住,人字梯中腰用绳子拴好,角度要合适。上树后必须系好安全绳,安全绳要捆在牢固的大枝上,绳的长度要随时收短。四级以上大风天不准上高树,截大枝时要由熟练技工指导。修建游人多或道路附近的古树时,要设专人看护现场,注意行人车辆,保证安全。心脏病、高血压等患者不准上高树。工具设备要坚固耐用,木把要牢靠,刃口要锋利,手握把要拴绳套在手腕上。修完一棵树后,不准跳到另一棵树上,必须下树重新上。修剪高压线附近的古树必须要有供电部门的人员协同操作。几个人同时在一棵树上操作时,要互相照应,避免误伤。使用高车修剪,要先检查好各个部件支放平缓,注意交通安全,在操作过程中要有专人随时检查高车的情况,必要时立即停车检修。
总之在古树修剪的过程中,现场情况比较复杂,要求每一位施工人员专心、细心,随时注意安全。作为主管部门和施工负责人的管理,一定要人性化、规范化,做到万无一失。